剧本创作

剧本创作


长篇小说《寡妇秘情》寻求影视改编



作品形式:文学作品-长篇小说


作品类型:

主类型:剧情

副类型:家庭、爱情


作品当前状态:已完结


定价范围:可协商

 

可售版权:全版权(电影、电视剧、网剧、游戏、舞台剧、动画电影、动画片、VR视觉电影、网络大电影)


作品标题:寡妇秘情


作者:阿娜尔古丽


作者简介

阿娜尔古丽,1981年生,著名青年作家。当过大学教师、记者、编辑。发表作品400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10余部,中短篇小说集3部。中篇小说《秋夜星辰》被改编为电影《庄园轶事》,《秋婵的嫁衣》被改编为30集电视连续剧。


代表作品:

长篇小说《压寨夫人》,漓江出版社,2011

长篇小说《柳如是》,漓江出版社,2011

长篇小说《当家花旦》,新疆美术出版社,2011

长篇小说《红盖头》,中国文联出版社,2014

长篇小说《花轿》,中国文联出版社,2014

长篇小说《孤独恋人》,安徽文艺出版社,2015


曾获荣誉:

中篇小说《馋老头和他的儿女们》荣获维吾尔最高文学奖“汗腾格里文学奖”;中篇小说《糖水玛娜》荣获北京写作协会小说组大赛一等奖;长篇小说《守林世家》在全国征文大赛中夺得一等奖。



核心卖点:三代女人,守护着一个家族的秘密。


一句话故事:北京一座古朴的四合大院,历经时代的变迁,几个女人为了守护这个风雨中飘摇的家,所经历的爱恨情仇与悲欢离合。


是否已发表:已发表

版权持有机构:北京凤凰树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期望改编方式:电视剧(院线电影、电视剧、网剧、网络大电影)


其他选填:

作品标签:寡妇秘史、家族情仇、女人版《大宅门》

作品亮点:一个老北京的四合大院,锁住了三代女人的欲望与坚守,和她们不能说的秘密。

曾获得成就:暂无

作品长度:22万余字

目标受众:受众宽泛

对标作品:《大宅门》

交易条件:待定


人物小传:

人物一:祖母,女,富贵人家的大小姐,嫁到麦家后育有三女一子,却都死于非命,只剩下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麦芽。与丈夫的小妾岳尧,怨恨纠缠一生,为报子女之仇机关算尽。善于制毒用毒,深居简出,为了守护麦家的大院和地下的秘密而孤独终老。


人物二:麦芽,女,早早的被祖母安排了婚姻,丈夫却在不久后投河自尽,留下一个遗腹子。从对祖母的言听计从,到与命运抗争,最终明白祖母的坚守,接过守护麦家大院的重担。经历过几段爱情都不得而终,最终在地库中点燃火药,与觊觎大院的人同归于尽。


人物三:麦根,麦芽之女,由于母亲婚姻的不幸,导致她的人生也是不幸的。自小由保姆带大,又被母亲送到国外,始终对母亲充满怨恨。回国后誓要离开麦家大院,却又在独自抚养儿子走投无路之下,被母亲带回了大院,从此命运与麦家大院捆绑在一起。


故事梗概:


起因:

  清末民初,北京一座历史悠久的四合大院,就如同这个时代一般,风雨飘摇,动荡不堪。麦芽自打记事起就始终萦绕着一个名字“岳尧”,这个祖母口中经常提及的女人,与祖母斗了一辈子的女人。祖母虽已进入暮年,却风韵犹存,看得出当年也是个绝世美人,祖母的身边从来不缺少男人,而这些男人又如同流水一般,陪了祖母一阵便消失不见了。这天,麦家大院里住进了两个男人,田亮和岳志坤,两个与麦芽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麦芽与岳志坤产生了感情,田亮依附了祖母。岳志坤告诉麦芽,他其实就是岳尧的侄孙,自己的姑奶是被她的祖母迫害至死。还有一个关于麦家大院的秘密,麦家地下有个地库,里面藏着无尽的财宝。同时他还告诉了麦芽的身世,她与麦家并无血缘关系,她的母亲是祖母儿子的情人,当年与祖母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养父偷情被发现,而害死自己母亲的人正是自己最敬爱的祖母。


经过:

    在祖母的计谋下,岳志坤离开了麦家,麦芽也被迫嫁给了二姑父的儿子,尽管与这个丈夫毫无感情,麦芽还是听从了祖母的安排。可就在不久之后,丈夫被发现与保姆偷情,悔恨之下跳湖自杀,此时麦芽却发现已经有了身孕。麦芽不想生下这个孩子,她对这个孩子没有爱,只有恨,祖母却坚持让麦芽生下来。在麦芽难产之时,认识了身为妇产科大夫的刘佷,这个她此生最爱的男人。祖母告诉麦芽有关岳尧的故事,岳尧本是祖父的远房表妹,落魄时流落到麦家,用尽手段成功上位,从此处处与祖母针锋相对,当年麦家经历了一系列的风波,男人、女人,死的死、亡的亡,麦家也不再兴盛繁荣,只留下孤儿寡母独守着偌大的家院。积劳成疾的祖母终究还是敌不过时间,在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为三个女儿报仇之后去世了,将整个麦家大院托付给了麦芽。就在麦芽觉得一切都安稳的时候,她的婆婆始终认为是祖母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来麦家寻仇将刘佷刺死,再次失去爱人的麦芽陷入痛苦之中。田亮回来了,他曾是祖母的情人,得知祖母死讯的他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帮助麦芽管理大院,在这期间,麦芽终于打开了通往地库的大门,她惊讶的发现,岳尧还活着。


高潮:

岳尧不仅活着,还活的很好,原来当年祖母并没有将岳尧害死,而是关进了这地库中,这一关就是二十多年,岳尧一直在地下自给自足,现在她反而适应了地下生活,不想再回到地面。麦芽开始拿地库中的财宝,过上了奢靡的生活。出入高档餐厅舞厅,结交社会人士,常常一掷千金,麦根也被麦芽送去了国外。正是麦芽的高调,引来了众多觊觎麦家财宝的人。有军权在手的司令官、有假意示爱的部长、有横行霸道的土匪, 麦家大院几经波折,关键时刻被田亮出手相救,渐渐地,麦芽也越来越依赖田亮,与田亮产生了感情。同时,麦芽也结识了一些苦命的女人,他们都是这个时代洪流下的苦命人。经历过这些大起大落,麦芽终于认识到祖母当年深居简出的用心,越高调越容易被覆灭,麦芽厌倦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行为开始变得低调。麦根从国外回来了,她对母亲始终怀着怨恨,不顾母亲的劝阻,麦根离开了麦家大院,与一个男人结婚了,婚后生活远不是麦根想象的那样,不久丈夫死后,麦根也没了生活来源。麦芽再次将麦根和她的儿子接回了麦家,并将自己的新欢陈新,与麦根撮合在了一起。可陈新始终爱慕的是麦芽,这让麦根更加怨恨自己的母亲,下手毒死了田亮。


结尾:

    麦根被警察局抓了起来,而此时的警察局长正是曾经的初恋情人岳志坤。原来当年岳志坤一直想利用麦芽找到财宝,这次抓了麦根就是要要挟麦芽交出财宝。麦芽将岳志坤引入地库,岳尧与岳志坤相见却反目,麦家大院也几乎毁于一旦。岳志坤死了,可麦家的风波却远远没有过去,岳志坤身后有日本人的支持,现在的麦家早已被日本人盯上。麦芽经过筹谋以后将所有财产尽数交给了共产党,在一个清晨,麦芽引着日本人进入了地库,一时间炸药爆破,一切灰飞烟灭。


目   录

第一章:后海的故事

第二章:画卷中的美人

第三章:沙漠来的旅人

第四章:死亡之门

第五章:莲花盛开的季节

第六章:雁来雁去

第七章:无法逃脱的罪恶

第八章:魔道中走出来的人

第九章:穿雨衣的女人

第十章:岳尧的故事

第十一章:鱼儿之死

第十二章:四合大院的血迹

第十三章:你无声地回来了

第十四章:戏子背后的故事

第十五章:盘旋在天空的乌鸦

第十六章:寡妇难做

第十七章:风云暗动

第十八章:秘决镐老大

第十九章:麦根的归来

第二十章:胡司令驾到

第二十一章:小寡妇的回归

第二十二章:四合大院的衰败

第二十三章:生无可恋

        

作品试读:


第一章:后海的故事(一)

 


那是大清朝衰败的前期,老北京仿佛在孕育着一个期待了几百年的梦,就是改朝换代。谁是大清王朝之后的霸主,这是一个谜团。成群的北京人梳着凌乱的长辫子,辫梢上系着一根华而不实的绸布条。他们灰头土脸、饥肠辘辘地聚集在天桥,看着杂耍,偶尔脸上闪现着真伪难辨的微笑,其实,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盘旋着一个声音:大清朝的气数尽了。


夜静了,流星如一滴眼泪,划过夜空,无言的弯月,俯视着北京城经历的荣荣辱辱。高耸的前门楼子,记载着光荣,也诉说着残酷。


我总是守着一堆腐朽之气的祖母,其实她并不是我的亲生祖母,是我养父的母亲。祖母面对着这个风情又风霜的世界,如八旗官宦的家眷一样,躺在床上,习惯性地患上了肺痨,这是一种富贵病,越是深夜,越容易发作。


美丽有一种力量,使人心变得脆弱起来。美丽的祖母每夜如待产的老母猪一样哼哼唧唧地无事找事。她生气的时候,恨不得撕毁眼前的一切。明丝帐子从屋顶直垂到地下,映着祖母梦幻一般的身子,时隐时现,如皇宫之中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祖母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喘气,然后用盐水漱口。因为咳嗽,她脸上的血管膨胀着,如艳丽的桃花一样乱醉地怒放着。夜风,如水一样清凉,四合大院如梦一样安静。我守候着祖母,对我而言,或许这是一种苦难又是一种幸福,我童年多少澄明的时光,如滴露飞扬,都在祖母的床前撒落。


那是一个清冷的早春,猝不及防的石榴花开满了院子,蛐蛐在花朵上鸣叫,苔藓由苍黄变得翠绿。这个春天来得这样及时,石榴花以一种荡漾的四月宛然的香馨,潜入高墙之内的每一个角落。祖母看着满院的石榴花,伤感地摔断了她最心爱的一只玉镯。幼小的石榴花蕾也有怒放的一天。是绝艳的花朵伤害了祖母,谁都不会把花朵与血腥联想到一起,而祖母痛心疾首地嚎啕大哭着说:“岳尧,你是争斗不过我的,那就放过我吧!你恶毒的诅咒已经把我身边的人都赶尽杀绝了,我只剩下一个没有血缘的孙女了,你还不放过她吗?”


祖母哭泣着,拿起一根竹竿,一顿横扫,凄艳的石榴花纷纷落地,壮观极了。祖母残弱的病体喘成一团,她指着石榴树对我说:“你赶快到街上买些硫磺,埋在这些石榴树下,让它们全部死光。”我如秋风横扫落叶一般地狂奔着,跑出院子,到处打听硫磺的下落。店铺的伙计用痴呆的目光看着我手中的银子,木讷地摇着脑袋。


我在大街小巷转了半日,一家又一家的铺面都没有硫磺。我怀疑,珍贵的硫磺是否在人间真实地存在?我举头看着肮脏的天空,太阳慢慢西沉下去,我两手空空地回了家。祖母的身后是一丛繁茂的石榴树,殷红的石榴花瓣上滴落着往事,也滴落在祖母毫无表情却依旧美丽的脸上。那是一种沉重的耻辱,也是一种古老的忧伤。


石榴树年年被砍掉,却年年又生出新芽,它们让祖母痛不欲生。


世界上美丽的老女人很多,但世界上恨石榴花开的老女人只有祖母一个。


我站在祖母面前,显得幼稚而渺小,祖母指着石榴树歇斯底里地对我大喊着:“你一定没有买回硫磺。是吧?硫酸也可以,乐果也行,难道你没长脑子吗?我被这些石榴花快要折磨死了,我要把这些妖花连根除去,永远不要开花。”


这夜,祖母不断地咳嗽,吐血。她平静下来,如同一个无岁月背景的新鲜婴儿,不沾一点尘埃。她轻松地对我述说着:“麦芽,你去找你们的老师,我知道他留过洋,他懂得声光电,他总有办法让这些石榴树的根子烂黑、烂透,永远不会发芽。”我抓着祖母的手,点点头,黑暗中祖母有一种凋零的美丽,就像月光下幽暗的白菊。


祖母躺在沉香木床上,沉香木终年散发着一种浓密的香气,早几年就听祖母说过沉香木比金子还贵,这是她父亲在八国联军进北京时,从清皇宫的一个大太监手里花重金偷着买来的,大清朝的开国慈母孝庄太后曾经用过,因此这张大床是祖母一生的荣耀。祖母身穿盘花扣子的白色丝绸长衫,高领瘦腰,很古典,也很优雅,好女人都会喜欢穿。她问我:“麦芽,祖母美丽吗?”祖母笑了笑又说:“我不怕衰老,衰老的女人更庄重。”我说:“祖母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是我们整个京城的绝色美女,空前绝后的美,可惜没有生在满人家里,否则一定是宫中的刀尖人物,慈禧太后也会因您的美丽嫉妒而死。”


祖母笑了笑,疲惫地说:“麦芽,在祖母的心中,还有比姑母更美丽的女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是岳尧。”我问:“祖母岳尧是谁?她是一个巫婆吗?她怎么会下咒?”祖母的目光刹那充满寒气,颤抖着说:“不,她不是巫婆,是魔鬼,你的太祖父、祖父、养父、你的三个姑妈、你的两个养母都死在她的魔掌之中,她教会了我什么是仇恨,她让我对西域的毒药有了兴趣,所以我让她的后半生在地狱之中度过,永远不能见光。”


那时,在我稚嫩的心中灌输了一个可怕的词语就是“诅咒”。


我留过洋的老师留着三七分的短发,他在国外剪掉了辫子,他错把他乡当故乡,以为自己是纯种的西洋人,几年之后潦倒地回到京城,没有辫子的留洋老师成了另类。他的头发总是油油的,不沾一点儿灰尘,同学们说留洋老师每日早上都在头发上抹几滴香油,大家议论着,窃笑着,并学着留洋老师甩头发的潇洒姿势。这个叫杨晓畅的男子进了我家的院子看着颓废的四合院有些惊诧,斗拱飞梁,青砖照壁。屋檐上残留的朱红被日月风干成繁华的记忆,他激动地靠在廊柱上说:“真美,美得沉寂,美得离奇,这就是老北京的四合院。”激动,让他的眼睛慢慢湿润了。感情丰富的男人,总是用眼泪提醒他的激动。


祖母迎接出来,留洋老师的眼睛灵光一闪,他被祖母的美貌陶醉了,看上去是那样沉迷与不安。祖母娴静如花的美丽使留洋老师心荡游弋,魂不守舍。祖母的美丽胜过万紫千红的春天,只有真正的美丽,才值得人类向往。生命中不能没有美丽,那样生命的舞台就缺少了激情。我看到留洋老师的瞳孔中闪现出火焰一样的目光。祖母走过弄堂,这样幽深的四合院住着这样的美人,简直就是一幅画,祖母就是画中人。


世上真有这样高雅的美人!留洋老师不由得惊叹了一声。祖母走到留洋老师的身边,祖母指着满院的石榴树说:“我知道你学识渊博,懂得磁磷碽,也懂得声光电,你用你的化学药剂把这些树都杀死,一棵也不能留。”几句暖融融的话,渗进留洋老师的心中,他决心在这个不带烟火气息的女人面前大显身手。


美艳绝伦的一个老女人,对满院的石榴花怀有一种杀伐决断。满院缤纷的石榴花,让祖母逃避,好似囚犯逃离监狱。她要和石榴花抗衡到底,要和这个草长莺飞的春日对抗,内心的战鼓擂动着她亢奋的精力,让她在妖艳的石榴花前冲锋陷阵。


透过雕花窗轩,院子里一片深重的浓绿。许多的花木在这个季节里迸发出欲罢不能、飞蛾投火的蓬勃生命力,而石榴花将在一夜之间全部覆灭,这是院子里一个静谧的悲剧。花朵是春天的精灵,而石榴花却在春天的怀抱里死去。留洋老师如青春的骏马,踏碎了鲜花的笑脸,让它们尸横遍野,无一幸免。


晚饭,祖母亲手下厨,做了鱼翅。一小钵鱼翅入口即化,清香无比。留洋老师第一次吃到这样名贵的菜肴。晶莹的高脚杯,杯里装的是色酒。绵软醇香,几杯下肚,让留洋老师迷醉在雾里看花的意境中。这个如泉水一样澄明的女人,给了他一种爆响的惊喜,他有些醉意朦胧,自己心目中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饭后,他就会离开这座四合大院。此刻,他就远离了感人肺腑的富贵生活。


石榴树死了,一缕冷寂的暗香在院子中消失,枯萎的落花如同残雪一般,铺了满院。没有花朵的春天,才是祖母心中的春天。祖母徐徐吐了一口气,唇边扩散着满意的微笑,慢慢嗑着五香嗑瓜子,一个女人报仇报到这个份上,真够凄凉的了。祖母对我说:“我什么都不怕,种下一棵拼搏的种子,就会收获成功的喜悦。”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闹春意。祖母把春意的灵性,一起与石榴花埋葬了。


祖母如谜一样,生活在我的心头。


留洋老师再次登门,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他买了全聚德的烤鸭和城隍庙的卤肉,他的出现,让我和祖母感到惊诧。祖母披了一件黑色的雪纺纱披肩,上面绣满了茉莉花。她让我在亭子中准备了干果和茶水,然后请留洋老师到亭子里说话。人生常常就是这样,开头的时候璀璨,结束的时候未必辉煌。我知道,留洋老师不甘心于永远平凡,他要敲开富贵人家的大门,跻身进来,生活在这珍贵的风流人间。


留洋老师系了根金黄色领带,颜色特别醒目,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种羞涩又恐慌的光色。二人面对着坐在亭子里,阳光让他们舒适悠然。留洋老师谦虚地说:“我也略微懂些周易,这个院子非常好,却缺少了阳气。”祖母说:“我也虚妄着有阳气进入院子,压压阴气。可是这阳气从哪里来?麦芽还在读书,我又是上了岁数的女人,在我十五岁进入这个家门,我就眺望不到自己的结局。”留洋老师喝了一口茶水说:“您是不是觉得太孤单了?”祖母说:“没办法,一个人独守空宅,这仿佛是我一生不可逃脱无可选择的命运。”留洋老师从祖母的话语中听出祖母的文化素养,他对祖母说:“我可以称呼您为祖母吗?像麦芽一样,只要有时间就守候在您身边。”


祖母全身一震,苍白的脸色突然泛红,多少年来没有男人这样迫切地要追随自己,这究竟是凶兆还是吉兆?那是一阵难堪,郁结在亭子中,风也吹不散。两个各怀心思的人,一个惴惴不安,一个闭月羞花。


祖母终于开口了,她看看干净的天空,面色如软玉一般温和,她长叹一声说:“现在的麦家不比当年的麦家了,曾几时一日千里的衰败,让我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有病的女人,你若不嫌弃,常到家里走动走动。多年的寡居,让我懂得,逆境,不是痛苦;顺境,不是幸福。”


留洋老师看着祖母,祖母仍旧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她身体里仿佛流着一种透明的无根的东西。此刻,他们的灵魂与灵魂开始融洽,心与心开始暗暗交流,情与情开始热烈互动、意与意开始急切地交融。男人与女人之间天生有着美妙的关系,那是心跳与静止同时的契合。干裂的土地,必须有甘露降临。


祖母突然咳嗽起来,身体如蛇一般扭曲着。留洋老师紧紧搂住祖母的身体,为她捶背。然后扶着祖母进了厅室。画栋雕梁,早已褪尽颜色,一群群归巢的燕子,如一些梦游的游魂。祖母的厅室垂着碧青色的香妃竹帘,不停地在晃动着,我第一次听到祖母放肆的笑声,很晴朗,祖母是多么不易,在痛失所有亲人之后,还能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四合大院。


随着留洋老师的到来,我家揭开了崭新的一页。祖母是规矩人家的寡妇,她见过世面,坐过洋轿车,进过皇宫,吃过御宴,看过洋人。所以很懂得享受生活,她切开柠檬,用鲜嫩的柠檬汁保养皮肤。她会做奶酪,用新鲜的牛奶加上黄油,做出的奶酪总是用洁白的盖碗放着,只要揭起盖碗,乳香会弥漫整个屋子,那种感觉不是小门小户家能体会到的。


这对于一个留过洋的穷酸老师来说,仿佛置于天上人间情一诺,情到深处泪便流,这不是梦,是现实。他终于找到了生命的开端,祖母是满月,他便是云彩,云与月,两不相忘。祖母逐渐讨厌我守在她的床边,那样,留洋老师就不敢靠近她,她需要他,如同鱼儿需要水一样迫切。留洋老师给了祖母生命的本源,他如灯塔一般昭示着自己的价值。他们在沉香木的大床上挥汗如雨。祖母在青天白日,关门闭窗,轻声地低吟着。这个春天,是祖母最幸福的春天,走过了春花秋月,经过了秋雨寒霜,她才发现,她要的幸福如此简单。


春天一过,祖母的肺痨和缓了许多,她让留洋老师撑起太阳伞,半躺在藤椅上,看着留洋老师赤臂在院子里种菜,好久了,她对男人疙疙瘩瘩的肌肉仿佛忘记了,女人与男人就是不同,留洋老师的到来,让这个孤寂的院子充满了阳光之气。


在这样一个奶油小生面前,谁能守得住一份节操?


留洋老师如透明的精灵一样,流金溢彩,翩翩飞舞在院子里,为祖母带来空前的快乐与满足。女人是需要男人的谎言来滋润和灌溉的,经过乱世的女人看似成熟稳重,其实内心如脆弱的枝叶一样容易支离破碎。


祖母的欲望仿佛刚刚醒来,纷乱、荒芜,没有性格。


她在留洋老师身上一掷千金,她想用金钱来挽留住生命中最后的炫丽。可是,她似乎忘却了挂在树上的苹果,总有一天,会在岁月中成熟,丰满,坠落。


我许久没有走进祖母的厅室了,忽然被祖母叫进来有些眼花。以前沉重的箱子柜子都换成了新式家具,到处都是镜子,明花花的,让人目眩。


留洋老师油头粉面,如戏台上的小生。他为祖母捏肩膀,揉脊柱,那种殷勤是从骨头中流露出来的,祖母是那样喜欢被他揉搓。祖母对我说:“麦芽,你本来就不是麦家的骨肉,是你养父把你带回来的,我抚养你十五岁了,你马上要上大学,今年的春季有晓畅陪着,过得比较舒心,明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可怕的春天,所以祖母把这个院子留给你和晓畅,等我死了以后,晓畅也同你一样继承麦家的家产。”


祖母这石破天惊的一举,充满了诱惑。这个院子那是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几千万的价格,足够改写我和留洋老师的人生了。此刻,我明白祖母不会挽留留洋老师太久的,她在用金钱考验着这个甘愿奉献自己的男人。


祖母的聪明如雪亮的刺刀,能挑开留洋老师是否对她真诚的看法。


我在祖母的遗嘱上按了手印,我本来是高兴的,但内心却有一种归去来兮的酸楚。


留洋老师也按了手印,他的表情很平和,看不出他心里想着什么。


祖母的屋里已经没有腐烂的气味,甚至往日她留下的蛛丝马迹也很难找到。两件粉白相间的真丝睡衣挂在衣架上,那是陌生的气味,像雨中飘散的麝香一样,那么浓郁,那么热烈。祖母摸出一瓶香水,在自己身上喷洒了几下,满屋都是丁香的香气。


是留洋老师改变了祖母的性格,她不再是那个整日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病妇了,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开得让人措手不及。那是一种被灌溉后的鲜嫩,叶子上还滴着清水,空谷幽兰一般。


留洋老师仿佛遇到一个老年的茶花女或者李香君,那是很有风情和滋味的。


葡萄架下,祖母半躺在藤椅中,葡萄的清香使她神魂颠倒。她浅笑着拉着我的手问:“麦芽,你来血了没有?”我一阵心跳,低声说:“来了,在课上染红了裤子,我坐了整整一天,没有动,我怕男孩子看到。”祖母咯咯地笑着说:“没想到你这样快就成大闺女了,你是祖母的宝贝,只有你来继承麦家的家业,祖母才会放心。”


留洋老师拿来了蚊香,他害怕蚊子叮祖母。听了祖母的话,他的手哆嗦了一下,此刻,他仿佛明白,自己永远是个局外人,和麦家没有任何关系。


祖母看着留洋老师,很有感情地问:“我这一个该死的老婆子就值得你这样伺候吗?”


留洋老师看着祖母的眼睛说:“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祖母的眼里含满泪珠,留洋老师的这句话如一江春水趟过祖母的血液和灵魂,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打动着祖母。


祖母长长一生叹息:“像你这样的好男人,世上少见!我感谢你。”


彩虹的消失,在暴风雨之后,人们喜欢彩虹,因为它给了人们太多的虚幻。祖母的浅笑,是那样瑰丽,仿佛是一个童话,让所有男人都动心的童话。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让男人着迷。留学老师,只是一个开端,她要把第一步走得完美无缺,才会勇敢地迈出第二步、第三步,在她心中早已准备好了故事的结局,或悲或喜,她都能坦然接受。因为她在留学老师按下手印的同时,她看清了这个聪明的男人,做出了这样愚蠢的事,目的太明白了。她冷笑自己,这一举动,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男人的温柔可以打动女人,女人的钱财才能探视男人。祖母明白所有付出的情感,并不需要一个辉煌的结局。


分享到:

影视合作底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