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侠谭》

京城侠谭立体


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京城侠谭》

体  裁:长篇小说

出 版 社:太白文艺出版社

出版策划:凤凰树文化

作    者:林遥 著 

定    价:52.00元

成书尺寸:宽×长=170×240(毫米)

书    号:ISBN9787551314831


编辑推荐

君生天地间,当为义士英豪

英雄生乱世,当救家国于水火


名家推荐

其所述者皆为武术界的真人真事,由一人带出一人,一事引出一事,层层转进,水到渠成。虽为小说,却用笔精细、考证翔实,虚实结合间颇得史笔三昧,宛若一部清朝末年的游侠列传。

——贾树森  北京市武协理事、北京八卦掌研究会原会长


读80后作家林遥21岁时所著《京城侠谭》,让我想起他憨笑中的明慧。与其聊天,有与止庵谈书之感;而读其书,有与侠客并肩仗义穿梭的刺激。掩卷思之,今无义,哪有侠行?世无武,哪有艺术?叹今之文武大家,去“义”灭“武”,使真几近绝迹,迫情成皮肉生意。哀哉,读林遥书却能使我葆有余梦。

——王久辛  军旅诗人、作家  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写武侠的书……当然还要写得离奇,但离奇不离谱儿。您的故事再传奇,却不能离开历史真实太远,换句话说不能由着性儿去随意编故事。因此需要作者有相当的文学功底。在这些方面,《京城侠谭》的作者林遥把握拿捏得比较到位。

——刘一达  当代“京味儿”作家代表、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读书形象大使


作家林遥近年开始“触电”,首部电影作品就是写八卦宗师董海川的传奇故事,剧本一气呵成,情节跌宕起伏,尤其可贵的是对八卦掌的招式技法也交代分明,在拍摄过程中引起剧组武行演员的钦佩和好奇,纷纷打听这位编剧是不是真的会武术……《京城侠谭》正是林遥对武术和历史传奇的精彩结合。

——柳桦  著名编剧  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



内容简介

清末光绪年间,大清国日益衰落,急需有志之士挺身于危难之际。光绪皇帝以及以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为代表的维新人士,力求变法图强。而顽固守旧的“后党”视之如洪水猛兽,极力扼杀。光绪为图反击,将一份召集新军勤王救国的密令封于一方价值连城的砚台内。不料砚台被与“后党”勾结的武林人士盗取,随派身为御前侍卫教头,同时也是武林人士的八卦掌高手尹福追查此事。书中以八卦掌前辈尹福为主线,贯穿了八卦掌祖师董海川、太极拳大师杨露禅及同时期的程廷华、杨班侯、郭云深、李瑞东、张长桢、霍元甲、王五、杜心五、吴鉴泉等一大批知名的武术家。带读者走进不为人知的清末江湖风云。


作者简介

林遥,作家、编剧,北京人。曾做过记者、编辑、博物馆员,现供职于北京市延庆区文联。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武侠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4期高研班学员,北京市延庆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出版有长篇小说《戊戌侠踪》、散文集《明月前身》《非主流的青春》、诗集《侠音》、学术专著《中国武侠小说史话》,编剧作品《八卦宗师》《疾风正劲》《兵临长城下》等。


目录

第 一 章 深宫失密诏 京师现疑影 / 009

第 二 章 暗算煤马死 车站起纷争 / 023

第 三 章 仗义施援手 偷拳成冠缨 / 039

第 四 章 班侯话踏雪 凤池有名荣 / 053

第 五 章 联袂求大吏 侠士陷囹圄 / 069

第 六 章 东门访孟尝 露禅传艺诚 / 083

第 七 章 名伶谈奇鸟 太极惩凶蝇 / 097

第 八 章 明月照秦楼 古刹疗血腥 / 111

第 九 章 红粉相逢客 忽遇卖花卿 / 125

第 十 章 乘虚伤壮士 比武一夕惊 / 141

第十一章 闲饮烤肉季 崩拳千里征 / 157

第十二章 竹帘留墨迹 形意天下鸣 / 173

第十三章 何子落棋局 仗剑荣府行 / 189

第十四章 豪杰折群丑 法华结同盟 / 205

第十五章 君是拔刀客 焉能缚虎英 / 221

第十六章 关东生盗案 黑白孰可明 / 235

第十七章 文庙行止处 行路忆峥嵘 / 251

第十八章 白云生翻覆 臂圣扬威名 / 265

第十九章 颐园锄金蝎 自然弹似冰 / 281

第二十章 生死从来轻 无计悔深情 / 297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光绪二十四年,岁次戊戌,这一年春夏之交的北京,正值海棠花盛的时节,但也常有多风的日子。

北京西郊的海棠花一向颇有盛名,然而从居庸关外吹来的北风挟裹着漫天黄沙,呼啸不止,把这好端端的春色葬送了。一夜大风,第二天一望,“失色神皆痴”!当年以奇才名满天下的龚定庵,曾有诗单道这京郊海棠落花:“如钱塘潮夜澎湃,如昆阳战晨披靡,如八万四千天女洗脸罢,齐向此地倾胭脂!”一支生花妙笔,绘声绘色,惊心动魄,却也凄凉而又无奈。所谓“落花如雨水如天”,此情此景,委实蔚为京城大观。

就在这么个日子里,西郊“海淀别业”里的气氛却显得略微有些急促,但急促的并非宅子里的奴仆婢女,也不是宅子里的主人袁世凯,而是今晨刚被请来的康有为。

康有为此时已被袁世凯一口一个“长素兄”指点得有些晕头转向了。康有为号长素,与他熟悉的人都以这个号称呼他。

袁世凯郑重道:“长素兄,明早皇上召见长素兄,因为是头一次,所以长素兄天不亮就得在颐和园外候着。皇上召见的地点是在仁寿殿,到时候就有太监引着进宫门,一到殿前,太监就走了,这时候长素兄一定得注意那个门槛,足有两尺高,可千万别给绊着了。门上挂的大门帘非常厚重,有太监给掀起来,就可以进了。可千万注意,门帘的起落非常快,进去的动作一定得跟上,否则官帽给打掉、打歪就算失仪。好在我已经为长素兄打点过了,他们会照顾……”

康有为没想到,或者根本就没想过觐见皇帝这么麻烦,因此倒是颇为感激袁世凯。皇上一下诏要召见他,袁世凯就料到他是初次见驾,需要补一点儿朝仪和规矩,马上就派人把他接到“海淀别业”的袁宅来提醒注意。

袁世凯又道:“长素兄,我还有事要赶回法华寺,不能久陪,晚上也不一定能回来。我已经吩咐了这儿的总管照应一切,长素兄可随意使唤,今天送长素兄到颐和园后,明早他们会等在门口,觐见皇上后,他们会送长素兄回北京城。”

康有为急忙拱手道:“多劳慰庭费心,康有为实在感激不尽!”

袁世凯笑道:“皇上既肯召见长素兄,那么重用之期自然不远,入主军机也是早晚的事,以后恐怕袁某还要长素兄多多照顾呢!”

康有为赶紧说:“慰庭言重了!”

袁世凯走后,康有为心想,这袁慰庭真是老吏,如此细心、周到,委实不易,三年前自己创办强学会,他还专门捐了钱,同他交情不深,却总能在关键时出现,为人仗义如此,看来可以托付大事。

颐和园的凌晨比起北京城里仿佛寒了些,大概因为此地湖多,或者还有那位无处不在的慈禧太后。

……

只听光绪轻轻地道:“朕知道你,你关心国事,忠诚可嘉,又屡次上书,翁同龢已举荐你很多次了。今年正月初三,朕曾叫翁同龢、李鸿章、荣禄、张荫桓这些大臣在总署同你谈过一次话,你说的话朕都知道了。荣禄说祖宗之法不能变,你说祖宗之法以治祖宗之地,今祖宗之地不能守,又何有祖宗之法,即使如此地外交署,亦非祖宗之法所有。这段话颇能让人动容啊!

你呈上的《日本变政》《俄彼得变政记》朕都仔细看了。依你看来,若中国搞维新,要多久可成个局面?”

康有为叩首道:“皇上明鉴,依微臣看来,泰西诸国历三百年而始臻富强,日本施行三十年即称强盛,我们中华大国,地大物博,人才众多,变法以后,三年当可自立。”

光绪一阵沉吟,道:“三年?全国施行三年理该出现一个新的局面。那么应该自何处着手呢?”

康有为沉声道:“臣以为变法自强,无外乎‘除旧布新’四字,除旧方面应废八股、废书院、裁绿营、裁冗官冗衙冗兵、禁妇女缠足,而布新则荐人才、试策论、设农工商机构、设矿物铁路总局、提倡实业、奖励新著与新发明、翻译外国新知、准办学堂、准开报馆、广开言路、军队改练洋操洋枪、准备施行征兵……以皇上的高瞻远瞩,期以三年,定有所成。若三年前早为之,今日中国之局面,早已不同。”

这一番话明显令光绪甚是兴奋,但兴奋过后的眼神显得尤其悲哀,他望了一下帘外,叹道:“朕知道,只是掣肘的力量太多了,在这么多掣肘力量下,你说说看,又该如何做?”


分享到:

产品底部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