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魅江山》

《凤魅江山》平装效果图


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凤魅江山》

体  裁:长篇小说

出 版 社:吉林文史出版社

出版策划:凤凰树文化

作    者:一魔温婉 著 

定    价:52.00元

成书尺寸:宽×长=170×240(毫米)

书    号:ISBN9787547246788


编辑推荐

权倾天下,绝世容颜,不过刹那芳华

江山旧梦,红尘苦楚,唯是情字伤人

网络知名作家一魔温婉最新力作

皇权、爱情、阴谋、宝藏……


内容简介

她是拥有绝世芳容的异族少女,身负血海深仇,手握令人垂涎的宝藏秘密

他是统帅千军的帝国战王,为她甘愿放弃皇位争夺,甚至不惜起兵造反

他是深谙权谋的俊美帝王,却为她拱手让出万里江山,历尽艰险,至死不悔

命运的捉弄,世事的纠结,他们最终又将走向何处……


作者简介

一魔温婉,本名李丹,17K签约作家,著有《兰陵殇之美人如斯》《任君独孤天下》等畅销小说,精擅古言。座右铭:深窥自己的心,而后发觉一切的奇迹在你自己。光阴过客,闲散游人,追寻诗意栖居,恣意而生。笛声闻,月半明,漫卷而待知音人!


目录

第一卷 是为红颜起,出征故人情

第一章魅酒儿

第二章俊美帝王

第三章魂萦梦绕

第四章本是同根生 

第五章一切有朕

第六章换不走朕的皇后

第七章君心深似海

第八章出征遇袭

……

第二卷 关山冷月随君去,锦衣玉貌能几时

第三十四章 若是想反 朕就让位

第三十五章 做得干净利落 

第三十六章 你若活着 她便不会死心 

第三十七章 我们这就出宫去 

第三十八章 若是因为我那就杀了我 

第三十九章 天无绝人之路 

第四十章 你就是我弟弟

第四十一章 但他不是你 

第四十二章 石室相见

……

第三卷 尘嚣浮华百千回,此生唯你不可负

第六十六章 你是何人

第六十七章 炮烙之刑

第六十八章 似曾相识 

第六十九章 自然是锦仪宫 

第七十章 给朕用力打 

第七十一章 一切都回不去了

第七十二章 你到底是谁 

第七十三章 朕只是喜欢你 

……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二章 俊美帝王

晚间,四下无风,偌大的苏府内更是静得出奇,倒不是府内无人,而是不敢有人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一名身着素净长衫的男子正站在回廊处观鱼,他的身旁有一黑袍高冠的老者闭目伫立,虽没有一字一语,但自成气派。

哗啦!

池中争食的锦鲤突然散开,全都沉入了深深的池底,显然是感受到了危险气息。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闭目的老者也睁开了眼睛,目光深邃:“皇上,您动了杀机!”

身着长衫的男子缓缓转身,那张美得出奇的俊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朕可是许久没试过等这么长时间了,这苏南是越来越不得朕心!区区小事也如此拖沓!”

老者嘴角微启:“若是从六王爷手上带回他视若命根的魅酒儿也算小事的话,天下间只怕也没什么大事了。”

“瞿老您是在取笑朕吗?”长衫男子脸上的笑意渐浓。老者很清楚,这样的笑容越灿烂,他心中的杀机就越盛。

老者连忙低下头:“老奴不敢,皇上恕罪!”

“无妨!”长衫男子收起笑容,又转身面向一池碧水,“瞿老您是看着朕长大的,朕岂会怪罪于你?那苏南此去若能带回魅酒儿才是让朕稀罕的事。老六的个性,朕清楚得很,要他心甘情愿交出心爱的女人,比杀了他都难。”

“那皇上还让苏大人……”老者目光中多了一丝疑惑,他本是智者,但所谓帝王心术,又岂能随随便便猜透?

长衫男子随手撒下一些饵食,一条条斑斓的锦鲤再度浮出水面。许久,他才悠悠开口:“苏南这些年替朕做了太多太多的事儿,朝廷里一多半的大臣不敢对朕怎么样,但都恨不得将苏南千刀万剐,如今又是替朕向老六索取妻室,你说那些大臣会怎么说朕?”

“老奴不敢说!”

长衫男子挥手:“朕赦你无罪!”

老者这才说道:“无非是逼害手足、秽乱宫廷等大逆不道之言,皇上既知,为何还要如此?”

长衫男子微微一笑:“苏南是朕的心腹不假,武功也臻于一流,可他能胜得过老六?”

“六王爷的武功深浅,老奴不敢妄断,但苏大人却非其一合之将。再加上苏大人是去索要其至爱,只怕六王爷盛怒之下,他绝无生机!”老者脸色微变,显然对自己的结论也感到惊心。

“他一死,那些大臣还有什么可说?之前的那些旧账也就一笔勾销了,只是可惜了苏南,对朕确实忠心耿耿!”长衫男子撒完手中饵食,负手向前院走去,“瞿老,走吧,这时候他也该回来了。”

老者恭敬地退开一步,缓缓地跟随长衫男子步入前院。他瞧着长衫男子的背影,若有所思,这样一个天下间再也找不出来的俊美男子,却是心狠手辣,他想要的东西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得到,而他想要除掉的人,也永远逃不过他的手掌。

正想着,他的目光移向正门,一群官兵抬着一具尸身走了进来,模样实在骇人。

……

苏南本是这帝王的伴当,自七八岁起就与他一道成长,三十年来不知替他挡下了多少明枪暗箭,所以深得他的信赖。但当他登基为帝,一干有功之臣全都获得封赏,偏偏只有苏南依旧是个中郎将,只是大家都清楚,有些事只能最信任的人去做,有些骂名也只能是最亲近的人去背,因此也无人敢得罪苏南。

帝王对苏南虽未加官晋爵,但赏赐着实不少,仿佛是要补偿一般地赐给他华宅美眷,以至于苏南虽然只是个从五品的官职,却享受着远超一品大员的生活。只是如今这顶梁柱一倒,苏家上上下下百十口性命就危险了,毕竟这么多年,死在苏南手下的达官显贵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那些人的家眷无时无刻不等着报仇。

“皇上,您一定要为我家老爷做主啊?”一名美艳的妇人拉着她七八岁大的儿子向长衫男子哭诉。她认得帝王,因为就是帝王从诸多宫娥中将她选出赐给苏南为妻以示荣宠的。

长衫男子缓缓起身:“苏南的事,朕自有打算。朕封你为一品诰命夫人,每月赏钱粮五百,苏南之子袭其爵位俸禄,尔等无须忧虑!”

“谢圣上恩典!”那妇人叩首,只此一项便可保其母子一生衣食无忧。

老者叹了口气,封妻荫子是每个男儿的梦想,只是这一切却是苏南用命换来的,怎么能不让他感慨?

“瞿老,朕乏了,回宫!”长衫男子显然不想再待在此处。

老者低头应诺。二人正要出门,却听得身边一声清脆响起:“皇上,请留步!”

长衫男子回身,入眼是一对坚毅的双目。双目的主人容貌极美,如今又是梨花带雨。长衫男子饶有兴致地停下了脚步:“你想要说什么?”

“民女苏璃,见过皇上!”女子拜服于地,低头隐隐约约露出白皙的颈脖。

“当年朕还只是个王爷的时候,你哥哥时常在朕面前提起你。”

苏璃一听此话,立刻抬头说道:“请皇上救我苏家!”

“朕与你兄长乃多年至交,断然不会对苏家置之不理!”

苏璃见长衫男子语气温和,胆子也就越来越大,直视道:“皇上,虽然无人敢违逆,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兄长离世,家中只有幼子,孤儿寡母难免被人欺凌,甚至暗害,到时谁能为我苏家做主?”

“大胆,你竟敢质疑圣上?”一旁的老者怒气顿生,言语中散发出无尽的气势。

“无妨!”长衫男子伸手止住老者,对苏璃说道,“你告诉朕,你想要朕怎么做?”

苏璃在老者的威压下,早已经满头大汗,目光却很坚毅地看着青衫男子:“皇上,以前那些人怕兄长,连苏府的门前都不敢路过。如今小女仍旧想要他们惧怕苏府,只有他们怕了,才不敢打苏府的主意!”

“哦?那你倒是说说,怎么才能让他们害怕苏府?”长衫男子目光停留在苏璃的脸上,颇有几分深意。

苏璃一瞬不瞬地看着面前这个容貌俊美的帝王:“小女愿入宫侍奉皇上,兄长能替皇上做的,小女一样能做到!兄长不能替皇上做的,小女也能做到。只要皇上需要,苏璃愿意为皇上奉上一切!”

言语铿锵,但说出来却大为不易,一个女儿家的奉上一切,自然不是那么简单,以至于她在说话的时候修长的指甲竟然生生抠入掌心却丝毫不觉。

长衫男子眉眼微皱,想了想,点头道:“你想留在朕的身边?朕允你就是!”

“谢皇上不弃,小女还有一个请求,请皇上恩准!”苏璃又伏下身子,“杀兄之仇,不共戴天,小女一定要手刃贼人替兄长报仇!”

长衫男子笑了起来:“你可知那仇人是谁?杀你兄长的正是朕的亲弟,六王爷百里独孤,你还要报仇吗?”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苏璃语气冰冷,“皇上不用插手,只需给予方便即可。”

“那可不行,朕最爱的女人在他手中。”长衫男子收起笑容,冷冷地看向苏璃,“朕允你留在朕身边,至于报仇一事,不许再提!”

苏璃不敢再言,只能叩首,但她额头尚未着地,人却已在空中,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长衫男子抱在了胸前。


分享到:

产品底部关联